1983年小巷 十二月 晴朗

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
晴时有风阴有时雨
争不过朝夕
又念着往昔

曾经念念不忘的人
到最后也只剩下一个名字

“质量和体积并不是正比的
那个紫罗兰般小巧精致的丫头
那个如花瓣般摇曳飘零的丫头
用远超于地球的质量吸引着我
一瞬间, 我如同牛顿的苹果一般
毫无保留的朝她滚落而去
发出咚的声响,咚咚的声响
心脏从天空落到地面
持续着令人眩晕的直行运动
那 正是初恋”

梧桐秋风沙沙地 向晚伴残笛
故事远去几华里 我犹豫 轻叹息